106年解釋令: 1月2月7月8月11月12月

106年1月

公司法165條

●董事會已依股東常會決議為盈餘分派,縱未全數發放完畢,亦不得於股東常會召開當年度營業終結前召開股東臨時會,變更該股東常會之盈餘分派決議

一、按公司盈餘分派議案經股東常會決議後,如尚未完成分派,則可於該股東常會召開當年度營業終結前召開股東臨時會,變更該股東常會之盈餘分派決議。惟如該盈餘分派案業已分派完成,則不發生再召開股東臨時會變更股東常會盈餘分派決議之情事,前經本部97年5月16日經商字第09702056520號函釋在案。至於董事會已依股東常會決議為盈餘分派,縱未全數發放完畢,亦不得於股東常會召開當年度營業終結前召開股東臨時會,變更該股東常會之盈餘分派決議。

二、次按公司法第165條第2項規定,分派股息紅利基準日之前5日停止股東名簿變動,並以該停止股票過戶日股東名簿所記載之股東,為配發股息及紅利之對象,縱日後股東有異動,亦不影響停止股票過戶日股東名簿所記載之股東受配盈餘之權利,併為敘明。

(106.01.18 經商字第10502155100號)

106年2月

公司法192條

●有關公開發行股票公司之章程所定董監事人數非固定數額時,應使股東於股東會選任董監事前即知悉擬選舉之人數。

一、按公司法第129條第5款規定:「發起人應以全體之同意訂立章程,載明左列各款事項,並簽名或蓋章:……五、董事及監察人之人數及任期。」又依同法第192條第1項載明:「公司董事會,設置董事不得少於3人,由股東會就有行為能力之人選任之。」證券交易法第26條之3第1項規定:「已依本法發行股票之公司董事會,設置董事不得少於5人。」實務上,部分公開發行股票公司章程就選任董監事人數僅載明:「公司設置董事5人至0人,任期3年。」類此章程規定就董監事名額係採非明定固定數額制。

二、次按董監事選舉人數攸關股東選舉權之行使,因此,董事會於召集股東會時即應確認應選人數,並於召集通知載明,以利股東就應選董監事數額評估投票規劃。章程採非明定固定數額制者,縱該次股東會章程變更,亦不得於股東會現場以臨時動議方式修正選舉之董監事席次,以免影響股東選舉董監事之權益;倘該次股東會涉及修正章程變更董監事席次者,亦須於完成章程修訂後,於下次股東會始得依新修正之章程選舉適用之。

三、復按100年12月28日修正之公司法第198條第1項規定,明定董事選舉方式採累積投票制,其立法意旨乃防止公司經營者以及股權相對多數者以其優勢把持選舉,致使少數股東永無當選機會,不僅違反股東平等原則,影響股東投資意願,更使公司失去制衡力量,讓公司治理澈底崩盤(該條立法理由參照)。倘公司章程未明定固定董監事人數,董事會亦未於召集通知載明該次股東會應選董監事人數,而係於股東會現場始告知應選人數,將使股東無法依應選人數評估投票規劃,進而可能影響董監事選舉結果,從而與上開第198條第1項為保護少數股東權益之立法意旨不符,則有同法第189條「股東會之召集程序或其決議方法,違反法令」之嫌。

四、「公開發行公司股東會議事手冊應行記載及遵行事項辦法」第4條第1項第1款規定:「股東會議事手冊所列議案,除其他相關法令另有規定者外,應依下列情形,載明規定事項:一、選任董事或監察人時,其應選出人數、任期、起訖時間及選舉辦法。」非公開發行公司為保障股東選舉董監事之權益,可參考上開規定之作法。

五、本部94年11月30日經商字第09402426290號令及103年12月9日經商字第10302146130號函涉及修章及變更董監事人數議案,應予補充。

(106.02.20 經商字第10602403710號)

公司法192條之1

●有關股東提名董事、監察人候選人審查原則

一、部分上市(櫃)公司對於合於規定股東提名之董事及監察人或提案,董事會用其審查權限或技術性(如流會等方式)不予審查,致影響公司治理之運作及損害少數股東之權利,證交所及櫃買中心已於103年12月31日修訂上市上櫃公司治理實務守則,要求上市(櫃)公司董事會應妥善安排股東會議題及程序,訂定股東提名董事、監察人及股東會提案之原則及作業流程,並對股東依法提出之議案妥適處理。

二、證交所公司治理中心自104年起每年公布公司治理評鑑結果,評鑑指標係參考國際共通標準,並納入我國國情特性,依106年度第4屆公司治理評鑑指標,已設置「公司章程是否規定全體董事、監察人之選舉皆採候選人提名制度,並於有董監事選舉案時,於公開資訊觀測站詳實揭露提名審查標準及作業流程」,以期透過對整體市場公司治理之比較結果,協助投資人及企業瞭解公司治理實施成效,並引導企業間良性競爭並強化公司治理。

三、董事係公司負責人,應忠實執行業務並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倘有違反候選人提名審查制度相關規定,以致公司或他人受有損害者,自應依法負相關法律責任。

(106.02.20 經商字第10602403720號)

106年7月

公司法第192條之1及第216條之1

●公開發行公司股東依第27條規定提名法人或法人代表人為董事或監察人候選人之應檢附文件疑義說明。

公開發行股票公司股東依公司法第192條之1所提名之董事或監察人候選人並不限於自然人,被提名為董事或監察人候選人者,亦得為法人股東,合先敘明。又同條文第4項之「當選後願任董事或監察人之承諾書」及「無第30條規定情事之聲明書」書件涉及同法第27條者,所詢疑義說明如下:

(一)被提名為董事或監察人候選人屬第27條第1項之情形:由於法人為候選人,因而法人在當選前,並無指定代表行使職務之自然人之必要。是以,於提名董事候選人屬第27條第1項之情形時,提名股東僅檢附該「法人」當選後願任董事或監察人之承諾書及無第30條規定情事之聲明書即可。又法人當選為董事或監察人者,其所指定代表行使職務之自然人非屬登記事項。惟法人董事或法人監察人及所指定代表行使職務之自然人均不得有同法第30條規定之情事,併此說明(94年6月6日經商字第09400090780號函參照)。

(二)被提名為董事或監察人候選人屬第27條第2項之情形:提名股東自應檢附被提名之「法人代表人」當選後願任董事或監察人之承諾書及無第30條規定情事之聲明書。復以在辦理公司變更登記實務上,若係依據第27條第2項當選為董事或監察人者,則檢附代表人之願任同意書及法人指派代表人之證明文件即可。是以,於提名董事或監察人候選人屬第27條第2項之情形時,提名股東應檢附該「法人」無第30條規定情事之聲明書及該「法人」指派被提名之「法人代表人」之證明文件。

(106.07.11 經商字第10602034790號)

106年8月

公司法第192條之1及第216條之1

●公開發行公司股東依第27條規定提名法人或法人代表人為董事或監察人候選人時,被提名之法人股東持股證明方式說明。

關於貴會來函所提臺灣集中保管結算所股份有限公司106年5月25日「研議股東會董監選舉採提名制公司之被提名人為法人股東須檢附之持股證明內容事宜」會議紀錄,建議在適用董事或監察人候選人提名制下,被提名為董事或監察人之法人股東提示之持股證明得以:(一)股務單位開立、(二)自行提示證券存摺或(三)集保公司所產製的餘額資料證明,其中任一項均可;本部敬表同意。公司董事會在停止過戶日後,逕依股東名簿記載,僅係形式審查該法人股東是否仍有持股資料。

(106.08.08 經商字第10600627120號)

106年11月

公司法第185條

●公司贈與行為之適法性

一、查79年11月10日修正前公司法第15條規定,公司之資金不得貸與股東或任何他人,違反者處以刑事罰;據此,本部72年6月27日商字第24836號函認公司將資產贈與股東或他人,有違背公司法之精神。惟查公司法第15條於90年11月12日修正刪除有關刑責規定,又因違反資金貸與規定,性質涉及私權,爰明定公司負責人應與借用人連帶負返還責任,如公司受有損害,亦應由負責人與負損害賠償責任。準此,本部前開函與現行公司法第15條之立法意旨,似有未合。

二、又近年來推動公司社會責任已蔚為國際潮流及趨勢,公司在追求獲利之外亦能兼顧社會價值,符合公司法之精神,是以,公司對他人之贈與行為,尚非法所不許。

三、復按公司法第185條第1項第2款規定,公司讓與全部或主要部分之營業或財產,應有代表已發行股份總數三分之二以上股東出席之股東會,以出席股東表決權過半數之同意行之,其所稱「讓與」包括無償行為之贈與。是以,股份有限公司如贈與全部或主要部分之營業或財產,應經股東會特別決議。倘非屬上開第185條第1項第2款之讓與者,得由董事會決議行之(公司法第202條參照)。至於公司贈與財產如有害於債權人之債權者,債權人自得依民法規定行使撤銷權。

四、本部72年6月27日經(72)商字第24836號函、76年7月10日經(76)商字第33686號函、80年4月24日經(80)商字第208931號函及92年10月20日商字第09200600580號函與前揭說明不符,不再援用。

(106.11.30 經商字第10602426840號)

106年12月

公司法第1條、第23條

●社會企業經營涉及公司法相關規定疑義。

一、按公司法第1條明定公司為營利為目的之社團法人。亦即,公司係由其成員(股東)所構成,並取得法人資格,成為社會中權利義務主體。同時,公司集合其成員(股東)出資轉讓於公司之資產,依據公司成員股東之共同目標,於商業社會中,從事經營與相關活動並獲取收益進而造福社會。又股東對於公司共同目標或宗旨,於法定範圍內,自得以章程明定之。然而,公司以營利為目的與其從事公益性質行為之關連,學說雖迭有發展,但無礙於公司或為追求長遠利益、或追求調和之公司私益與公益,抑或適度地為兼顧公司經營利害關係者權益等行為。鑒於公司法第1條較未具公司設立之要件規範性,且公司若於章程中適切反應股東集體意志且未違反其他強行規定者,現行社會企業若擬以營利為目的之公司組織型態經營,應無違反公司法第1條規定之疑慮。

二、公司法第23條明定公司負責人對公司業務之執行,不僅應忠實,避免與公司利益衝突外;更應基於善良管理人之責任標準,經營公司並執行業務。該條文即常為學者所引用為公司負責人對公司忠實義務或受託責任之法令依據。次按公司法第193條規定:「董事會執行業務,應依照法令章程及股東會之決議。」且公司盈餘分派,亦屬公司董事會之權責之一(公司法第228條第1項第3款參照)。承前述,公司不僅為代表全體股東之集體意志,更具有權利義務主體之法人資格,進而與社會各層面(如員工、客戶、營業活動地區及政府等)發生利益關係。準此,若公司章程明定盈餘作為營運或特定目的之用,且依公司法第237條另提特別盈餘公積者,此類公司盈餘使用規劃,要難謂與公司法第23條規定意旨有所扞格。

三、次按公司法第6條規定:「公司非在中央主管機關登記後,不得成立。」公司在設立登記前,既不得謂其已取得法人之資格,自不能為法律行為之主體。若以其名稱與第三人為法律行為,則應由行為人自負其責。然若雙方預期於公司設立登記後,由公司承受,且於公司設立登記後,為權利義務繼受之移轉行為,亦無不可。惟此係屬民事契約關係範疇,尚無涉公司法。

(106.12.04 經商字第10602341570號)